Hernnis

【Thramsay 】When you become a boy (2)

【朋友们 今天会有throbb在里面 不要问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本来是Thramsay 但我jio得加Throbb进去可能会更有一点点看头

致歉!】

Robb 必须找到那台原型机,Jon 必须找到那台原型机,老艾德的孩子们,他们都得找到那台原型机。巴隆被谋杀的那个晚上,TG800原型机在案发现场,种种迹象表明,暗杀者在将巴隆推下楼去后强行将原型机关闭并带离。

更可恶的是,仿生人遭到暗杀者肢解,在案发地点顶层的阁楼上,Robb的机械狗灰风找到了TG800–51的右臂。

老艾德入狱,可以充当证物的仿生人失踪,史塔克家破产。一夜之间,Robb 成了史塔克家的主人–这就预示着青年人不该承受的家庭负担,他都必须咬牙坚持。

找到TG800–51成了Robb 的目标,但又不仅仅是目标。

(Robb从不承认那是爱,而他一直是个口是心非的人。他见证了父亲研发TG800的全过程,可他从未料想老艾德会把原型机留在家里和自己一起生活,更不曾想过人和仿生人之间也可以有情感。

“TG800可不是你的玩具,你要把他看做是你的兄弟,你的手足。”老艾德在调试原型机的时候告诉Robb。

就好像机器人也听到了老艾德的话,TG800-51自运行以来,一直把Robb 的指令放在优先级。它悄悄地观察和记录着Robb的每一次微笑,哪怕它自己也解释不清这是为什么。只是做这些事情,让它拥有了一种叫做“愉悦”的情绪。

是的,TG800–51因此异常,它在与史塔克一家的相处过程中打破了“红墙”,拥有了自己的感情。而这是不被允许的。也许它正在学习怎样去爱别人,可是现实不会给它充裕的时间去完善这项技能。这个世界给它套了枷锁。它只能是“它”,而不能是“他”。它和Robb 之间的情感,是不完整的爱。)

“Robb,我快被这件事逼疯了。我可能需要去Sam 家里住上几天,顺便和他调查一下这事该死的进展。你知道的,Sam他,非常......呃,非常精通计算机。”Jon收拾完行李,向Robb告别时说,“所以,对不起了,兄弟,你要记住我一直都是支持你的。我很抱歉,Robb,我真的很抱歉。请原谅我。”

“Jon ......唉,算了。你走吧,路上注意安全。”Robb 无奈地帮Jon拉了一把背包,拍拍他的后背。

Jon走后,一切事务都将由Robb 处理。他费劲心思搜寻TG 800-51的下落,却没有想到,它就在他身边。

Ramsay 一家居住的房子和Robb 临时借租的公寓只隔了两个街区。

就在Robb 费尽心思黑入警局监控时,Ramsay 正半躺在椅子上享受着拥有仿生人的便利。TG800–51,哦不,是Reek ,它十分小心地帮Ramsay 刮着胡须。老波顿站在一旁,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儿子,你可真是个天才。”老波顿惊叹道,“如果你母亲看见了,一定会很自豪。”说实话,老波顿从来没有对次子抱有太大的期望,看到Ramsay改装后的破烂竟和原装机没什么两样,老波顿感到惊讶和欣慰。

“我也希望如此。”Ramsay 叹了口气,把Reek 拿着剃须刀的手一把打开,扯过毛巾把自己的下颚仔细擦了几下,“怎么样,爸,Reek把我的脸刮得干净吗?”

“非常干净。你真是太棒了,儿子。我真该拍照给Domeric看看。”

“那还是别了,爸,让Domeric安心养病吧。”Ramsay 慌忙阻止了老波顿的进一步行为。因为他很清楚,要是Domirec看到自己“慢慢像个人样了”,可能会高兴到从病床上跳起来。

Reek 站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父子俩的对话。它总觉得老波顿格外面熟。但是进行面容比对后,却发现数据库里根本没有有关他的任何身份信息。波顿家似乎格外神秘,连大儿子Domeric 的简介也被“波顿家长子,现年28岁,曾在史塔克公司任职,近来因胃病住院”几个字草草概括了。

Reek 额角的LED 圈闪着黄光,这表明它正在努力思考–几乎是一瞬间,Reek意识到Ramsay 的目光向自己的方向转移过来,它匆忙地把光圈颜色转换为平常的蓝色。

Ramsay 意味不明地对Reek看看,而后与老波顿敷衍了几句。老波顿见儿子没什么话同自己说,便走开了。

Ramsay 看着父亲下楼走开,不由得松了口气,准备走向座椅。可是下一秒,他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快速地转身,把房间门反锁上。正准备贴着墙壁偷偷溜出去的Reek绝望地看着Ramsay锁上门。听着门锁咬合的声音,它对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再清楚不过了。

“Reek,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我的宠物对我隐瞒任何事。”Ramsay微笑着把吓到跪坐在地上的Reek一把拽起来,用力地捏着它那两条仿生小胳膊,低声地说道。

“请原谅Reek ,主人,请原谅Reek !Reek 再也不敢了!Reek该死!”Reek一个劲地颤抖着,额角的光圈闪着红光,它忐忑而紧张地想把手臂从Ramsay 手里抽出,谁知Ramsay越发把它的手臂紧攥。

这是Reek被Ramsay唤醒的第五个月。它已经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










【Thramsay 】When you become a boy (1)


其实该文名字还没定下来,这个是临时想的名字。




底特律变人AU
技术宅Ramsay ×仿生人Theon
Myranda在该文中是个好人,是Ramsay的好朋友(仅此而已)。她超漂亮,我爱她。
我觉得我可能会写十篇左右,长短不定,以下是第一篇,ball ball 大家给我写一点评论吧(这是我第一次写这对CP,我爱Thramsay)
Ramsay OOC 警告(他的性格好难琢磨啊)




“起来,Reek,你必须得站起来。”Ramsay 拽着仿生人的胳膊,猛烈地摇晃。但仿生人早已停止了工作,哪怕是高压电击,也难以使它启动。

TG800并不是最新一代的仿生人,特别是Ramsay捡到的这台–几经易主,面临报废,当Ramsay 在垃圾场中发现它时,它已经遭到了锈蚀。

两年前,TG 型号的仿生人红极一时,却又立刻销声匿迹–该型号设计者艾德和巴隆起了利益纠纷,随后分道扬镳。事情朝着疯狂的方向疾驰:巴隆被人暗杀,可怜的老艾德锒铛入狱。TG型号停产,史塔克家族负债累累,葛雷乔伊家族随之没落。

Ramsay 从未想过自己捡到的“破烂货”竟然是TG 型号原型机,TG800的定位是警用机,但是当芯片受到严重损伤时,机身性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改变。老波顿怎么也想不到,整天无所事事吸狗度日的小儿子会彻夜不眠地修理一台过气的仿生人。

“你把它命名为Reek? ?”Myranda 盯着木工台上的机器,好奇地问Ramsay 。

“嘿,我的老友,这就是你不懂了–我在避冬镇那里的垃圾场捡到了这个可怜的小东西,我的老天,这家伙躺在废铜烂铁里,头发臭得像下水道。所以呢,第一眼看见他,我就决定叫他Reek 。”Ramsay嘴里叼着一个镊子,一边得意地说。

“你这是不尊重仿生人。”Myranda敲了敲桌板,故作生气,“还有,现在市面上二手的TG800又不是买不到,你完全可以把下个月捐去动物救助站的那一大笔钱省下来,去买一台更干净更完整的。”

“我偏不。”Ramsay ·任性技术宅·Bolton 骄傲地回答。

终于,在三天三夜的连续工作下,Ramsay,Myranda连同他们饲养的两条小狗,在光线昏暗的工作间里见证了TG800原型机的重生。

(这台TG800可谓是Ramsay和Myranda的智慧结晶了,在Myranda帮它做外表修整时,两人发现它的头发早已腐烂。在多渠道交流下,Myranda从Tansy 那里买到了乱糟糟的棕色假发,当植发完毕时,Myranda 和Ramsay 达成了共识:这头发配上这张脸,真是该死的好看。)

不管怎么说,Ramsay 按下了电源启动器。在忐忑不安而漫长的三秒钟开机测评后,TG800-51运转起来了。此时这台一度伤痕累累的原型机还不知道,在被外人称为“恐怖堡”的别墅里,自己将不再作为一台机器运行,而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男孩,一个“他”而存在。

Ramsay 和Myranda 紧紧地盯着仿生人额角的LED 灯,看着它从红色转变为黄色,最终转变到蓝色。然后,仿生人浅绿色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我的天,他真是漂亮。”Myranda 情不自禁地低声赞叹到。

仿生人试图从椅子上站立起来,但是它的脖子上系着铁项圈,手也被反绑在椅背上,这使它被硬生生地拽回了座位。“这是为了你的安全和我们的安全着想。”Ramsay把Myranda 推向背后,自己却小心地上前一步,向仿生人解释。

“我想我能够理解。你们好。我是TG800型号警用仿生人,编号51号,我的芯片......它似乎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这使我不能自动下载过去的被使用历史,在不妨碍使用的情况下,我会进行对重启前使用资料的下载。如果您是我的启动者,您需要将姓名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将您的指令放置于优先位置,并在不涉及隐私的前提下对您进行多方面了解和分析,更好地为您服务。”仿生人眨了眨眼,安静地调整角度移回原位,机械地为Ramsay介绍了一遍自己的程序。

Ramsay 目瞪口呆,Myranda也差不多了。在一分钟的整理思绪后,Ramsay才开口:“我是Ramsay Bolton ,我把你从垃圾堆里捡出来修好,我旁边这位是Myranda ,我的好朋友,她帮你整修容貌。还有我的三只宝贝狗,红简妮,灰简妮和爱丽森。任何情况下,你都必须以我们的指令为优先级,我把你命名为Reek ,我以后就这么叫你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Ramsay 主人,Myranda 主人,红简妮主人......”Reek 像复读机一般地重复。

“算了算了,你叫我Ramsay 就行,Myranda 就是Myranda ,而我的狗子们......你真的不用称一条小狗为主人的,Reek 。”Ramsay 上前为Reek 解开了绑带和项圈,捧着它的–哦不,是“他”的脸,耐心地解释说。

“好的,Ramsay 。”Reek 顺从地说。

“淦......你还是叫我主人吧。”Ramsay 无奈地擦了把汗。

“主人,我认为我需要一些衣物,内置系统不允许我的仿生皮肤长期暴露在环境中。”

Ramsay的恶趣味促使他和Myranda坏笑着拿出了一件过膝的黑色女仆装,在狗狗们疑惑地注视下给Reek 套上。看着Reek 心满意足地抚摸着身上衣物的布料,Myranda 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我们难道不用给它穿上内衣裤吗?”她纠结地问Ramsay 。

“为什么要给他?他又不是性//爱型仿生人。”Ramsay 不以为然地回答,“我还没让他穿上白丝长筒袜呢。”

“我的天啊Ramsay ,你可真该死。”











席恩是個好男人,我也是
                                 –拉姆斯波頓如是說

焦虑:

靠macos开始难过

画画的狐狸🦊:

特大利好!年度巨献!

《康纳的幸福生活》之人物分享篇:

【模拟底特律】

在经过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反复调整之后,我终于决定把我在模拟人生4里创建的底特律系列人物分享给社会了~

所有图片均为CAS证件照,无P无美颜,童叟无欺!

出场人物有:

康纳、汉克、相扑

卡拉、爱丽丝、卢瑟

马库斯、赛门、乔许、诺丝(诺丝的装扮有三个形态)

卡姆斯基、克洛伊、RK900

崔西X2

赶快下载,开始你的模拟底特律之旅吧~

【点我模拟底特律】

联动房屋:【汉克之家】

安装方法:

将“mod”文件夹内的文件装入游戏目录下的mod文件内,0X系列开头的文件放入Tray文件夹

注意事项:

1、一些国内作者的mod没有放置在压缩包内,请按照文件夹中的“国内作者mod地址”文档内的地址自行下载

2、卡拉家庭中会使用到身高拉杆,已经打包在压缩包内,如果介意可能出现的少许穿模现象可不使用,但需要自行调整卢瑟的身体结构

3、使用了大量官方物品,资料片匮乏的玩家可能会出现发型和服装缺失的情况

4、严禁二次修改上传,严禁打包分享国内作者mod

如果900和Gavin一起出專輯(/doge face /)封面會是這樣的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突然一波脑洞 我也开始画沙雕表情包了。(扫描后的画质变得好烂啊)

【Destiel】恋爱的悲剧

   【注】此文改编自鲁迅先生《阿Q正传》中第四章《恋爱的悲剧》
    大概是个和老相好打赌的产物哈哈哈

这一天,迪恩在路大爷家切了一块派,吃过晚饭,便坐在厨房里喝啤酒。倘若在别家,吃过派本是可以回去的了,但路府上晚饭早,虽说定例不准看小黄片,一吃完便睡觉,然而偶然也会有些例外:其一,是路大爷未成大佬的时候,准其抽烟喝酒看黄片,其二,便是迪恩来做短工的时候,准其点灯吃派。因为这一条例外,所以迪恩在动手切派前,还坐在厨房里喝着啤酒,听着齐柏林。

卡西迪奥,诺大爷家唯一脾气好的少爷,洗完了翅膀,也就在长凳上坐下了,而且和迪恩谈闲天:

“米迦勒两亿年没吃东西哩,因为路西法说要选个小的……”

“天使……卡西……”迪恩想。

“我们这拉斐尔是八月里要换个身子了……”

“天使……”迪恩想。

“我们的大阿哥……”卡西迪奥还唠叨说。

“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迪恩突然抢上去,对伊跪下了。

一刹时中很诡异。

“哥呀!”卡西迪奥愣了一息,突然抽风,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笑了。

迪恩对了墙壁跪着也发愣,于是两手扶着装派的盒子,慢慢地站起来,仿佛觉得有些好。他这时确也有些怂了,慌张地啃完手指上的馅饼皮,就想去再拿。蓬的一声,头上就有了一只很和气的手。他急忙转过身去,那加百列便提着一件婚纱站在他面前。

“看不出,……你这……”

和气的手又向他伸来了。迪恩两手抱着头,那手便尴尬地缩回去了。迪恩给了加百列一记眼刀,飞快地冲出门去。

“你这罗圈腿却是潇洒!”加百列在后面用了以诺语这样赞美。

迪恩奔入汽车旅馆,一个人站着,还觉得心痒痒,还记得“潇洒的罗圈腿”,这话是因为他还从没听人这么直白地说出,只见过天堂的天使用过,所以格外骄傲,印象也格外深。但这时,他那“卡西……”的思想却还在。而且被加百列赞美之后,似乎一件事也已经收束,倒反觉得一无挂碍似的,便动手去洗澡。洗了一会,水就冷了,他便擦干身子,把法兰绒衬衫套好。

穿裤子的时候,他听得外面很热闹,迪恩生平最爱管闲事,便即寻声走出去了。寻声渐渐的寻到路大爷的内院里,虽然在昏黄中,却辨得出许多人。路府一家连两亿年不吃东西的米迦勒也在内,还有间壁的克劳力,真正本家的扎克莱尔,扎老秃。

汉娜正拖着卡西迪奥走出下房来,一面说:“你到外面来,……不要躲在自己房里痴笑……”

“谁不知道你正经……这强抢民男的主意是万万要计划的。”加百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路西法给了加百列抛了个媚眼。

“……”米迦勒用白眼千刀万剐路西法和加百列。

卡西迪奥只是笑,夹些话,却不甚听得分明。

迪恩躲在墙角瑟瑟发抖地想:“哦,天啦,我好像知道这群该死的天使在计划什么了!”他想跑,可谁知罗圈腿跑不快,还被娜奥米发现了。这时他猛然间看见路西法甩着一根特别长的麻绳要来捆他,便猛然悟见自己曾被摸头,和这场热闹似乎有点相关。他迈开腿便走,想逃出路家院,不图路西法翅膀上掉下的毛遮住了他的眼睛;于是他又迈开腿,自然而然地翻过了墙头,不多功夫,已经在黑斑羚里了。

迪恩立刻发动了车子,突然觉得有些冷。虽在春季,而夜间颇有些余寒 且尚不宜只穿着一件衬衫。他记得自己的夹克还在汽车旅馆,但倘若又去取,又怕天使已经等在那里了,然而萨姆进来了。

“迪恩,你妈妈的!路西法家的人都调戏起来,简直是造反!害得我的电脑被加百列变成小熊糖,你妈妈的!……”

切。

被自己弟弟骂了一通,迪恩原是想骂回去的,但他破天荒地选择了闭嘴。临末,迪恩突然想到萨姆和加百列似乎已经偷偷地在一起了。萨姆“略略略”地扔了张纸条给迪恩,就走了。迪恩没有现钱,便用自己珍藏的色情杂志作保证,并且定了条件:

一、明天带好婚纱——要十五磅重的——用白银做的——还要皇冠一个,到路府去赔罪。

二、路府上拉斐尔换容器,要迪恩去觅。

三、从此以后迪恩的黑斑羚归路府所有。

四、若不答应以上条件,迪恩将直接归入卡西迪奥名下。

五、若做不到第四条,迪恩不准再去要派吃和拿回夹克。

迪恩没有钱,又舍不得自己的爱车,而且不想自己花钱买派吃,更不想找个可怜人给拉斐尔当容器。但是拿回夹克是必须的。

迪恩只好答应了。这样一来卡西迪奥和迪恩就欢天喜地地过着夜夜扰民的生活。后来大家发现卡西迪奥渐渐满脸红光神采奕奕,而迪恩的罗圈腿外撇得似乎越来越厉害了。在迪恩和卡西迪奥新婚的晚上,米迦勒一声不吭地吃着派,准备把两亿年没吃的量全补回来。路西法的羽毛给他们做了天使绒床垫。

萨姆和加百列则没敢露面,他们怕卡西迪奥会抱着他们亲上一整天。




【没了,这篇超短】

【冬叉】昨日难留

一把短匕首
跟风来一发扭蛋梗

   James发现路边有台像扭蛋机一样的机器 ,他很好奇那滑稽的全封闭铁箱里藏了些什么。他照着指示投入了三个硬币。

   下方出口里滚落出一个扭蛋。一个深灰的蛋。James一边嘲笑着自己幼稚,一边迅速地把蛋放到包里。他觉得这个蛋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在意。

   第二天清晨,当他被胸口一个温暖的,蜷缩着的物体惊醒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他一生迷恋着的男人,那个被认为死去的男人,正安静地靠在他怀里看着他。James几乎要尖叫起来了。

   “Winter,想爸爸了对吧?你这熊崽子。”Rumlow微笑着揉了揉James乱糟糟的头发。

   你不知道我天天都在想你吗。James想。

   他们彼此凝视着,一言不发,知道James主动吻了过去。然后他们开始热情地亲吻彼此,开始像曾经那样,粗暴而细腻地做爱。

   James带Rumlow去了一个公园。春的脚步已经悄然踏上了这片土地,而积雪却仍在阴冷的角落里蔓延,以它的方式生活在春光下。

   那又怎样呢?

   他们在林间漫步,拥吻。

   他们像孩童般愉快地笑着,闹着。

   James看着Rumlow,他希望他永远不要离他而去。因为James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他不希望这最后的一缕阳光消散在云的尽头。

  他们一起躺在河边,望向头顶的,水晶般的天空……属于春天的天空。

   “春比冬更美,对吗?”Winter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

   “不,亲爱的,冬天更美。”Rumlow的嘴边挂着一丝微笑,而他的眼睛闪烁着比阳光还要明亮的色彩,他将一个戒指放在James手中。

   James的心头涌上一阵甜蜜的酸楚。他听见自己说,是的,brock,我也这么想。

   大概这就是阔别已久的爱,被重新挽回的感觉吧。他们仍能像昨日,在湖边静静相拥,这就够了。James不会再期望任何事。

   他们在一天内,走遍了所有他们曾一起走过的地方;他们在一天内,倾诉了所有他们内心珍藏着却不敢说出的爱慕。

   晚上他们静静地依靠着,坐在地毯上。

   他的身体真美,James想着,抚过爱人的皮肤。

   Rumlow轻笑着,拉过James,在他的耳边慢慢地说——

   我爱你,为了我,活下去。

   James醒了。那床柜上没有深灰色的蛋。

   这只是一场奇怪的梦。







【不,此处不是结尾】



James穿上衣服,却惊讶地发现一枚银戒指的掉落。

他突然笑了。

Rumlow,我会找到你的。










【碎碎念:Rumlow只是被朵蜜天女用扭蛋封印了而已,遇到真爱会自动打开哒】(请无视这句话)

  

【冬叉】出柜(TBC)

这次我黑的是鲁迅的《故乡》。
冬兵第一人称
不,我不会写刀,它全程搞笑
   

  我冒了严寒,出了冰封三余年,高约三余米的冰柜。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出柜(?)时,暖气又停止了,冷风吹进屋中,呜呜的响,从仓缝向外一望,苍黄的墙边上,远近立着几个萧索的特战队员,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激动起来了。

  阿!这不是我三年来时时冰冻的地方?

  我所记得的九头蛇全不如此。我的九头蛇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九头蛇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出柜,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我这次是专为了别他而来的。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基地,已经公同卖给别姓了,交屋的期限,只在本年,所以必须赶在正月初一以前,永别了熟识的老基地,而且远离了熟识的基地,搬家到BOSS在谋食的异地去。

     第二日清晨我到了特战队休息室门口了。门框上的锁头当风晃着,正在说明这老基地难免易主的原因。几房的科学家大约已经死了,所以很寂静。我到休息室门外,副队长罗林斯早已端着枪站在门口了,接着便滚出了他的小媳妇巴托克。

     罗林斯很惊讶,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叫我坐下,搁了枪,歇息,喝酒,且不谈搬基地的事。巴托克似乎害怕我,远远地对面站着只是看。

     但我们终于谈到搬基地的事。我说外面的世界又不一样了,还需组织多照顾。罗林斯也说好。而且枪支弹药冷冻仓,内衣衬衫避孕套,不便搬运的,也小半地卖出去了,只是收不起钱来。

      “你休息一两天,去拜望头子,我们便可以走了。”罗林斯说。

      “是皮尔斯吗?”我问道。

      “还有朗姆洛,他每次出任务回来总问起你,很想和你见一面。他已经大概地知道你出柜……啊不,你出仓的日头了,他或许就要来了。”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开着一架漆黑的战斗机,下面是一片炸毁的基地,都冒着一望无际的红色的火焰,其间有个帅气的开房脸,项挂弹药包,手捏一柄冲锋枪,向一个丑陋的科学家尽力地刺去,而那科学家却将身一扭,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这开房脸便是朗姆洛,我认识他时,我也不过八十来岁,他也不过二十来岁,我冰冻了几次,他也该三十出头了;那时红骷髅还在世,九头蛇也还好,我正是个少(。)爷。那一年九头蛇是一件大任务的值年

      这两天忙考试,11月3号更。我会长更……更完了我就差不多能背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