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nis

【Destiel】恋爱的悲剧

   【注】此文改编自鲁迅先生《阿Q正传》中第四章《恋爱的悲剧》
    大概是个和老相好打赌的产物哈哈哈

这一天,迪恩在路大爷家切了一块派,吃过晚饭,便坐在厨房里喝啤酒。倘若在别家,吃过派本是可以回去的了,但路府上晚饭早,虽说定例不准看小黄片,一吃完便睡觉,然而偶然也会有些例外:其一,是路大爷未成大佬的时候,准其抽烟喝酒看黄片,其二,便是迪恩来做短工的时候,准其点灯吃派。因为这一条例外,所以迪恩在动手切派前,还坐在厨房里喝着啤酒,听着齐柏林。

卡西迪奥,诺大爷家唯一脾气好的少爷,洗完了翅膀,也就在长凳上坐下了,而且和迪恩谈闲天:

“米迦勒两亿年没吃东西哩,因为路西法说要选个小的……”

“天使……卡西……”迪恩想。

“我们这拉斐尔是八月里要换个身子了……”

“天使……”迪恩想。

“我们的大阿哥……”卡西迪奥还唠叨说。

“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迪恩突然抢上去,对伊跪下了。

一刹时中很诡异。

“哥呀!”卡西迪奥愣了一息,突然抽风,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笑了。

迪恩对了墙壁跪着也发愣,于是两手扶着装派的盒子,慢慢地站起来,仿佛觉得有些好。他这时确也有些怂了,慌张地啃完手指上的馅饼皮,就想去再拿。蓬的一声,头上就有了一只很和气的手。他急忙转过身去,那加百列便提着一件婚纱站在他面前。

“看不出,……你这……”

和气的手又向他伸来了。迪恩两手抱着头,那手便尴尬地缩回去了。迪恩给了加百列一记眼刀,飞快地冲出门去。

“你这罗圈腿却是潇洒!”加百列在后面用了以诺语这样赞美。

迪恩奔入汽车旅馆,一个人站着,还觉得心痒痒,还记得“潇洒的罗圈腿”,这话是因为他还从没听人这么直白地说出,只见过天堂的天使用过,所以格外骄傲,印象也格外深。但这时,他那“卡西……”的思想却还在。而且被加百列赞美之后,似乎一件事也已经收束,倒反觉得一无挂碍似的,便动手去洗澡。洗了一会,水就冷了,他便擦干身子,把法兰绒衬衫套好。

穿裤子的时候,他听得外面很热闹,迪恩生平最爱管闲事,便即寻声走出去了。寻声渐渐的寻到路大爷的内院里,虽然在昏黄中,却辨得出许多人。路府一家连两亿年不吃东西的米迦勒也在内,还有间壁的克劳力,真正本家的扎克莱尔,扎老秃。

汉娜正拖着卡西迪奥走出下房来,一面说:“你到外面来,……不要躲在自己房里痴笑……”

“谁不知道你正经……这强抢民男的主意是万万要计划的。”加百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路西法给了加百列抛了个媚眼。

“……”米迦勒用白眼千刀万剐路西法和加百列。

卡西迪奥只是笑,夹些话,却不甚听得分明。

迪恩躲在墙角瑟瑟发抖地想:“哦,天啦,我好像知道这群该死的天使在计划什么了!”他想跑,可谁知罗圈腿跑不快,还被娜奥米发现了。这时他猛然间看见路西法甩着一根特别长的麻绳要来捆他,便猛然悟见自己曾被摸头,和这场热闹似乎有点相关。他迈开腿便走,想逃出路家院,不图路西法翅膀上掉下的毛遮住了他的眼睛;于是他又迈开腿,自然而然地翻过了墙头,不多功夫,已经在黑斑羚里了。

迪恩立刻发动了车子,突然觉得有些冷。虽在春季,而夜间颇有些余寒 且尚不宜只穿着一件衬衫。他记得自己的夹克还在汽车旅馆,但倘若又去取,又怕天使已经等在那里了,然而萨姆进来了。

“迪恩,你妈妈的!路西法家的人都调戏起来,简直是造反!害得我的电脑被加百列变成小熊糖,你妈妈的!……”

切。

被自己弟弟骂了一通,迪恩原是想骂回去的,但他破天荒地选择了闭嘴。临末,迪恩突然想到萨姆和加百列似乎已经偷偷地在一起了。萨姆“略略略”地扔了张纸条给迪恩,就走了。迪恩没有现钱,便用自己珍藏的色情杂志作保证,并且定了条件:

一、明天带好婚纱——要十五磅重的——用白银做的——还要皇冠一个,到路府去赔罪。

二、路府上拉斐尔换容器,要迪恩去觅。

三、从此以后迪恩的黑斑羚归路府所有。

四、若不答应以上条件,迪恩将直接归入卡西迪奥名下。

五、若做不到第四条,迪恩不准再去要派吃和拿回夹克。

迪恩没有钱,又舍不得自己的爱车,而且不想自己花钱买派吃,更不想找个可怜人给拉斐尔当容器。但是拿回夹克是必须的。

迪恩只好答应了。这样一来卡西迪奥和迪恩就欢天喜地地过着夜夜扰民的生活。后来大家发现卡西迪奥渐渐满脸红光神采奕奕,而迪恩的罗圈腿外撇得似乎越来越厉害了。在迪恩和卡西迪奥新婚的晚上,米迦勒一声不吭地吃着派,准备把两亿年没吃的量全补回来。路西法的羽毛给他们做了天使绒床垫。

萨姆和加百列则没敢露面,他们怕卡西迪奥会抱着他们亲上一整天。




【没了,这篇超短】

一边听这首歌一边看文真的会泪目啊亲们!千万不要去尝试啊!这是把天赐大刀啊!!!

【冬叉】昨日难留

一把短匕首
跟风来一发扭蛋梗

   James发现路边有台像扭蛋机一样的机器 ,他很好奇那滑稽的全封闭铁箱里藏了些什么。他照着指示投入了三个硬币。

   下方出口里滚落出一个扭蛋。一个深灰的蛋。James一边嘲笑着自己幼稚,一边迅速地把蛋放到包里。他觉得这个蛋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在意。

   第二天清晨,当他被胸口一个温暖的,蜷缩着的物体惊醒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男人——他一生迷恋着的男人,那个被认为死去的男人,正安静地靠在他怀里看着他。James几乎要尖叫起来了。

   “Winter,想爸爸了对吧?你这熊崽子。”Rumlow微笑着揉了揉James乱糟糟的头发。

   你不知道我天天都在想你吗。James想。

   他们彼此凝视着,一言不发,知道James主动吻了过去。然后他们开始热情地亲吻彼此,开始像曾经那样,粗暴而细腻地做爱。

   James带Rumlow去了一个公园。春的脚步已经悄然踏上了这片土地,而积雪却仍在阴冷的角落里蔓延,以它的方式生活在春光下。

   那又怎样呢?

   他们在林间漫步,拥吻。

   他们像孩童般愉快地笑着,闹着。

   James看着Rumlow,他希望他永远不要离他而去。因为James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他不希望这最后的一缕阳光消散在云的尽头。

  他们一起躺在河边,望向头顶的,水晶般的天空……属于春天的天空。

   “春比冬更美,对吗?”Winter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

   “不,亲爱的,冬天更美。”Rumlow的嘴边挂着一丝微笑,而他的眼睛闪烁着比阳光还要明亮的色彩,他将一个戒指放在James手中。

   James的心头涌上一阵甜蜜的酸楚。他听见自己说,是的,brock,我也这么想。

   大概这就是阔别已久的爱,被重新挽回的感觉吧。他们仍能像昨日,在湖边静静相拥,这就够了。James不会再期望任何事。

   他们在一天内,走遍了所有他们曾一起走过的地方;他们在一天内,倾诉了所有他们内心珍藏着却不敢说出的爱慕。

   晚上他们静静地依靠着,坐在地毯上。

   他的身体真美,James想着,抚过爱人的皮肤。

   Rumlow轻笑着,拉过James,在他的耳边慢慢地说——

   我爱你,为了我,活下去。

   James醒了。那床柜上没有深灰色的蛋。

   这只是一场奇怪的梦。







【不,此处不是结尾】



James穿上衣服,却惊讶地发现一枚银戒指的掉落。

他突然笑了。

Rumlow,我会找到你的。










【碎碎念:Rumlow只是被朵蜜天女用扭蛋封印了而已,遇到真爱会自动打开哒】(请无视这句话)

  

【冬叉】出柜(TBC)

这次我黑的是鲁迅的《故乡》。
冬兵第一人称
不,我不会写刀,它全程搞笑
   

  我冒了严寒,出了冰封三余年,高约三余米的冰柜。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出柜(?)时,暖气又停止了,冷风吹进屋中,呜呜的响,从仓缝向外一望,苍黄的墙边上,远近立着几个萧索的特战队员,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激动起来了。

  阿!这不是我三年来时时冰冻的地方?

  我所记得的九头蛇全不如此。我的九头蛇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九头蛇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出柜,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我这次是专为了别他而来的。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基地,已经公同卖给别姓了,交屋的期限,只在本年,所以必须赶在正月初一以前,永别了熟识的老基地,而且远离了熟识的基地,搬家到BOSS在谋食的异地去。

     第二日清晨我到了特战队休息室门口了。门框上的锁头当风晃着,正在说明这老基地难免易主的原因。几房的科学家大约已经死了,所以很寂静。我到休息室门外,副队长罗林斯早已端着枪站在门口了,接着便滚出了他的小媳妇巴托克。

     罗林斯很惊讶,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叫我坐下,搁了枪,歇息,喝酒,且不谈搬基地的事。巴托克似乎害怕我,远远地对面站着只是看。

     但我们终于谈到搬基地的事。我说外面的世界又不一样了,还需组织多照顾。罗林斯也说好。而且枪支弹药冷冻仓,内衣衬衫避孕套,不便搬运的,也小半地卖出去了,只是收不起钱来。

      “你休息一两天,去拜望头子,我们便可以走了。”罗林斯说。

      “是皮尔斯吗?”我问道。

      “还有朗姆洛,他每次出任务回来总问起你,很想和你见一面。他已经大概地知道你出柜……啊不,你出仓的日头了,他或许就要来了。”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开着一架漆黑的战斗机,下面是一片炸毁的基地,都冒着一望无际的红色的火焰,其间有个帅气的开房脸,项挂弹药包,手捏一柄冲锋枪,向一个丑陋的科学家尽力地刺去,而那科学家却将身一扭,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这开房脸便是朗姆洛,我认识他时,我也不过八十来岁,他也不过二十来岁,我冰冻了几次,他也该三十出头了;那时红骷髅还在世,九头蛇也还好,我正是个少(。)爷。那一年九头蛇是一件大任务的值年

      这两天忙考试,11月3号更。我会长更……更完了我就差不多能背下来了……

  

  

【冬叉】布鲁克林01

南南姐和多闹主演的电影又要被我黑了。
黑多闹的电影,源于对多闹的爱。(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OOC+ABO+脑残的布鲁克林AU,神奇的各种CP见文。

                       ~   布鲁克林第一章 ~

     斯凯端着咖啡靠在墙上,看着空荡的房间,安慰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

     她那傻乎乎的Omega儿子执意要去美国。而她并不想让儿子去那么遥远的地方,她不放心他。

      但是斯凯的大儿子沃德却在关键时刻支持了弟弟,让傻小子去美国闯荡。

     斯凯只好同意了。就这样,Rumlow拿到了去美国的签,开心地整理行囊,开心地做任何事,甚至吃顿早餐都哼着小曲儿……他似乎总是这样开心。 可就在登船的前一刻,斯凯和沃德清楚地看到,Rumlow的脸上滑下了泪珠。

     Rumlow朝母亲和哥哥挥了挥手,消失在人群中。

    当他提着快及得上自己体重的行李,气喘吁吁地找到预订好的房间时,一群粗壮的,工人打扮的Alpha正坐在干净的床铺上翘着二郎腿打扑克。

    “滚出去!这房间是我们的!”一个赤裸上身的Alpha嘶吼着从床上跳下来,向Rumlow扑过来。然后他停住了。

     Rumlow满怀理想的粉红泡泡就是在那一刻破碎的。

    那个Alpha竟然让他卖一夜来换床铺!

    好在一个高大的人出现并救了Rumlow,不然他很可能会被那群粗俗不堪的Alpha变本加厉地调戏。

     “我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人……”Rumlow情绪低落地坐在上铺晃着腿。

     的确,对于一个单纯的Omega来说,这有些难以接受。

     高大的Jack Rollins笑着说,任何事都需要适应,一旦适应了,一切也就如此。

     Rumlow就这样和Rollins成为了好兄弟。Rollins是个Beta,可他的力量,他的身材,连Alpha都要退让三分,而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出现,那些Alpha就从床铺上溜下来跑走的原因。

     Rollins从背包里摸出一袋糖果,五彩斑斓。

     Rollins来美国,只是为了去阿拉斯加淘淘金,反正他家有的是钱。而Rumlow就相反了,他得找份稳定的工作,养活患哮喘的哥哥。

     Rumlow非常过意不去沃德每天早出晚归只为了自己的未来,这让他心生愧疚。一下船,初春的风就毫不留情地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Rumlow赶紧竖起风衣的领子。

     但他首先得找到住宿,抠森的老头的小房子就在最繁华的街区,那整齐简洁的房屋,柔和的米黄色门灯,让Rumlow眼前一亮。他带着些许期待,快步走向那扇门。

     就当他准备敲门时,门自己开了。抠森老头招呼另几个租客给Rumlow提行李。租客们也都是年轻的Omega,他们善良的微笑让Rumlow感觉心中暖暖的。

     一顿晚饭的功夫,Rumlow便与所有人成为了朋友。这给了Rumlow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Charles,Clint,Zemo,Tony。Rumlow默默记住了他们的名字。Charles给了他一块小小的怀表,却让Rumlow激动了大半天;就连Clint放在他餐盘中的一块小煎蛋,都能让他感动地嘴唇颤抖。

    抠森是个好老头,他把一间有落地窗和柔软床铺的房间给了Rumlow。照道理说,如此舒适的睡眠环境,Rumlow应该会很快入睡,但是他没有。

     他想家了。

     Rumlow拿出胸前口袋里的全家合影,紧紧地攥在手里。他走到窗前,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星光灿烂的夜空,突然地,那种向往感又一次从他的内心源源不断地喷涌出来。

     他信心满满。

     “我觉得Rumlow还不太适应美国的生活。”Zemo坐在沙发上,有些担忧地说。

     “他把一切都看得太美好了。”Charles摇了摇头分析道,“我们该帮帮他。”

     Clint和Tony站在墙角吃着小甜饼,一言不发。

                                            〖第一章完〗





被M丸子大大安利了豹泽整个人都好了!我爱豹泽啦啦啦。不要问我为什么Rumlow的“室友”都不高,我拒绝回答。

做作业发现亮点?

【冬叉】咻咻咻~

     叉骨知道自己早炸晚炸都要炸所以他选择在美国队长面前炸。

     但他唯一没料想到的结果是

     他没死,可是他变成了一道白光。

     换句话说,就是他变成了慢不下速度的快银,他的世界只有自己。

     他看得见周围的人 ,甚至为他们的速度感到好笑。

     他想干嘛就干嘛,因为其他人都……

     他们都看不到他。

     包括冬兵。

     当叉骨看到恢复记忆的冬兵正和黑寡妇谈情说爱时,他的内心充满了欣慰。

     同时又万分神伤,连他自己也想不出理由。

     他默默地离开了。

     他决定从此生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没有悔恨,没有别人的世界。




  ———我是中二哒分界线哦你确定你要看下去?———

     蠢蠢的叉骨不知道其实绯红阿姐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还把这事儿告诉了妇联。

     这他妈就有点尴尬了,托尼发明了一种摄像头,一种可以拍到叉骨的摄像头,并在全大厦装上了。

     他终于知道冰箱里的牛奶是怎么到冬兵床头的了。

     托尼相信冬兵也知道。

     其实冬兵还真知道。

     可怕。

     绯红和幻视一边秀恩爱一边把叉骨弄了回来,九泉之下的快银死不瞑目。

     叉骨身上粘了一堆猫,有点懵逼。

    不过,到底还是活着回来了,这是最好的结局。

     对叉骨来说也许不是,他的老腰要被冬兵折腾断了,他的胯骨也要被冬兵掰碎了。

彩蛋:

叉骨问冬兵,你那天和黑寡妇怎么回事。

那啥,冬兵说,为了测试摄像头能不能拍到你,我就只能当诱饵了。

其实冬兵想说的是,他最在乎叉骨,他爱他。

叉骨听了冬兵的回答,一拳打过去。

冬兵接下拳头,把叉骨拉过来,狠狠地咬住他嘴唇。

趴在窗外的蜘蛛侠偷偷看,他不知道这该不该告诉别人。


再看看标题啊同志们!你们被我玩啦hhhhh~

    

果然,我那神经病院灵魂画手的美名不是白叫的

【冬叉】坚定的冬兵

童话AU,改自《坚定的锡兵》。

从前有个小男孩,他住在柏林城。

他喜欢收集各种兵人,当然,损坏是不可避免的。

他从集市上买了个锡做的小人,却不小心摔断了锡人的左臂。

他和他的朋友们给锡人安装了一只有银色涂层的锡胳膊。

其实每一个玩具都有生命和记忆。锡人被摔到地上后失去了记忆,失去了名字。

他只知道,他醒来时,新的主人喊他“冬兵”。

他那特殊的手臂,使小男孩更爱这个锡人了。

可锡人不爱他。

他爱的是被摆放在对面桌子上的一个纸人。

冬兵说:“他太美了,美得像天使。”

那个纸人的胸口画着一个模糊的白色交叉状图案。

小男孩把纸人命名为“交叉骨”。

冬兵觉得他永远没有机会去亲吻叉骨了。

他被小男孩的父亲放在窗台上。

一阵风刮过,冬兵掉下了窗台。

他掉到下水沟里,随着污水汇入河流。

我就要永远长眠于湖底了……冬兵悲哀地想。

不知过了多久,一条鱼把他咬住了。

冬兵有一种清晰的感觉,他和心上人会重逢。

鱼被捕捞上岸,小男孩的厨娘买下了它。

冬兵被厨娘从鱼肚子里翻了出来,交给小男孩。

“你经历了一场多么奇妙而漫长的旅行啊!”小男孩说着,把冬兵放在了交叉骨旁边。

因为原先专门放冬兵的柜子,现在被另一个锡人占领了。

但冬兵很开心,他终于和叉骨在一起了。

他在夜晚滔滔不绝地对叉骨诉说自己对他的爱,甚至告诉叉骨,自己找回了真名。

叉骨只是微笑着,听着,却苦涩得说不出话。

就在冬兵失踪的那个月,他听到了小男孩和家人的谈话。

男孩一家要搬走了,男孩带不走这么多玩具。

他只选走了一只玩具狗。

战火持续,男孩家的房子着火了,男孩一家不得不提前离开。

冬兵和叉骨一同站在灼热的火焰中。

纸人燃烧起来,叉骨非常痛苦,他觉得自己的心随着躯体的燃烧而化为灰烬。

“我爱你。”叉骨第一次对冬兵说话。

同样在火中燃烧的冬兵也说,我爱你。

你不该回来的,回来就是一种煎熬。

可上帝把我重新送到你身边了啊。

我爱你。

锡人和纸人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坚固的木桌烧得焦黑残缺。

谁也不会发现,在他们曾经站在一起的桌子上,留下了一颗小小的锡心。

后记:

冬兵和叉骨不知道,当两个灵魂彼此相爱的时候,他们就得到了重生。

他们变成了鲜活的生命。

如果有幸在傍晚走过老屋,你就会看到两个男人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屋子的废墟。

“其实我的真名是Brock Rumlow。”

“我知道啊,鱼早就告诉我了。”找回名字的冬兵拥住Rumlow,吻上他的脸颊。

END

【冬叉】时空恋旅人 03

中秋快乐吖!我又要更文了!

前文概括:吧唧的爸告诉吧唧,吧唧的一家都有穿越时空的超能力,吧唧试了试,真的穿越回了10分钟以前,然后他认识了叉叉。叉叉失手把果汁泼在吧唧衣服上,现场尴尬,于是吧唧又得穿越了,他要挽回这一切。

                                ~正文03~
Bucky思索了片刻,终于想到了一个不是那么好的好办法。下一秒,就当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好打开橱门走出去时,橱门从外面打开了。他的好友Steve正表情复杂地看着Bucky。

“Buck,你怕吵也别呆在橱里啊!若是被别人看到,这会很尴尬的。”Steve语重心长地说,他拍了拍Bucky的肩,让他出来。

Bucky整理好衣服,和Steve一起走到了大厅。Steve执意给他介绍一个叫Tony Stark的人,Bucky看了眼站在窗边独自望着风景的Rumlow,舔了舔嘴唇,又回头继续和Steve像反方向走了。

Steve热情地介绍着Tony,Bucky礼貌地向Tony问了好,寒暄一会儿后,Bucky便发现困意袭上脑袋了。他使劲地眨眼来使自己保持清醒。但即使是这样,他依然抵挡不住睡神的诱惑,趁Stve和Tony聊的正开心时悄悄地走开了。

Bucky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打起了盹,他决定先小睡片刻,养足精神后再去重新认识Rumlow,可这“片刻”整整持续了3个小时,直到Steve好心地把他叫醒。

因为宴会已经结束,而Rumlow也早已经回去了。Bucky懊悔地拍着脑门,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看得Steve云里雾里。不过站在Steve旁边的人生洞察大手Tony机智地说:“是不是对哪个姑娘一见钟情,却因为睡觉没有搭讪到?”

Bucky总不能说他喜欢的是个男人吧?他可不希望在他的好友以及好友的男友面前暴露自己真正的性取向,在Steve眼里他可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男人啊!

“要不要我手把手教你搭讪女人啊?”Tony向前走了一步,对Bucky挑了挑眉,做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来。Steve脸红地站在Tony身后清了清嗓子。

“其实Buck当年被称为布鲁克林小王子的原因就是……”Steve有点内疚地看着Bucky,说。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Tony,因为Tony常常说自己是花花公子里的战斗机。Steve好心地不去伤害Tony。

Tony倒是很开心地握住Bucky的右手:“那你得教教Steve怎么在床上玩了,他就是根老冰棍(不是双关语),只会传统方法。”

Bucky以一种“小伙子看不出你啊”的表情意味深长地看了眼Steve,Steve的脸更红了。不过Bucky还是在心里默默为Steve的审美观点了个赞,他觉得Tony和Steve很般配。与此同时,他意识到Steve不再和他无话不谈了,因为他甚至不知道Steve有了个秘密男友,还和那男人上过床。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不是吗?Tony邀请Bucky和他们俩共进晚餐,Bucky可不愿做电灯泡,而且他那励志让Rumlow爱上自己的伟大计划还没有实现。

他又得穿越了,可又真的特别想喝酒,于是他暂且放下伟大计划,溜到一家新开的酒馆里喝了些酒。正当他呆滞地看着啤酒泡沫飞快地升上表面时,玻璃酒杯的另一侧出现了一个人影。

也许是天使的安排,Bucky清楚地看到Brock Rumlow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坐定,似乎在等待什么人。Bucky又纠结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走上去。不过他可不是一个坐等良机的人,在与内心痛苦地搏斗了3秒后,他果断地站起身,走向Rumlow。

“你好,Rumlow先生,我是James Barens,今天的酒会上我看见您了。很高兴认识您。”Bucky尽量放柔声音,掩饰着内心的小激动对Rumlow说。

“Barens先生,恐怕您认错人了,我是Rumlow的哥哥,你可以叫我Nick①。”那个男人微笑着抬头,伸出手。Bucky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便把左手握了上去。金属的质感让Nick吓了一跳。

后来他们又聊了会儿天,直到一个金发男人出现。“Dylan,快来坐下!”Nick热情地招呼那个叫Dylan②的男人,男人冷冷地点点头,坐在Nick身边。

Bucky发现Dylan是父亲的商业竞争对手Radcliff家的大儿子,这就有点尴尬了——特别是当Bucky也作了自我介绍后,Dylan的脸上浮现出不止一点的惊讶。

不过Nick风趣的语言还是拉近了他们三个人间的距离,最后Bucky收获颇丰——两个新朋友,以及Rumlow的手机号。

Bucky觉得自己是个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现在他需要盘算怎么给Rumlow通电话了。





注:①Nick:名字来源叉骨爸爸出演的美剧《狼门血影》(情节不错演员颜值都高的一部剧)中的Nick Monohan一角。

②Dylan Radcliff:《狼门血影》中Nick的好基友(他真的特别爱Nick)。